性插图,得得撸,百度成人电影,成人电影成人视频,在线视频,久久热视频,久久热最新地址,免费久久热视频


网站首页 > 黄色笑话 > SM 微小说 重口~~

SM 微小说 重口~~

奇妙之馆邹洁篇1
深夜幽暗的街道上不见一个人影,已经过了十二点了,各家店铺都已经关门了,只有一盏盏路灯照亮着街道。
在这幽静的夜里街道上只有一男一女,女子整个人被一件风衣遮住,依偎在男子的怀里,样子有点古怪和迟钝,男子一手抱住女子的纤腰,带着女子走向唯一的一家还开着门的店铺。
这店装修的很豪华,几个巨大的玻璃橱窗配合着豪华的店门。
店门口的几个玻璃橱窗里摆设着各种拘束架,此时正有六名全身赤裸的女人被拘束在上面,有的在兴奋的扭动被拘束的身体,有的在痛苦的挣扎,隔着橱窗听不到女人们的声音,只能看到她们用央求和渴望的眼神看向走向店面的男女。
男子看了眼橱窗,抱着女子推开了店门,女子则还是木纳的在男子怀里跟着男子移动。
店里并没有展示任何贩卖的东西,而是装潢的好像酒吧一样,一面是一个小型的舞台,一面是酒吧台和酒柜,另一面墙上则布满了各种高度和长度的镣铐和几扇厚重的隔音门。一红发女子,样貌妖艳,别说男子就连女人看着她那双诡异的红色眼睛也有冲上去把她压在身下的冲动,这红发女子此时正坐在酒吧台前喝着酒水,看着一本书,听到开门声,抬头看向了进来的男女。
男子从怀里摸出了张黑色的邀请函介绍到:“我叫远文,这是我的妻子邹洁。我是收到了邀请函,特意带妻子来的。”
红发女子接过了邀请函看完后随手塞进了丰满的双峰间的深沟,眼睛看想远文和她的妻子邹洁介绍到:“你们好,我是这店的主人,你们可以叫我王姐。”
远文相貌英俊,一身名牌,年纪不大,一看就是典型的高富帅。
邹洁此时被远文扶正身子,身上披着的风衣被脱了下来,邹洁长的美丽动人,大约二三十岁,中等个子,身体凹凸有致。去掉风衣后邹洁的身体便露了出来,邹洁身上只穿着透视的连体鱼网装,全身除了双高跟鞋就连内衣和内裤都没穿。一片片雪白的肌肤从黑色的鱼网中露出,邹洁的双手带着手铐被反铐在身后,膝盖上也有脚镣,只能用小步的走动。
邹洁那乳头早以挺立的老高,此时被透明胶带沾着两个跳蛋正在疯狂的跳动着,连带着邹洁的乳房也跟着在轻微的颤抖。下体阴蒂也被两个疯狂跳动的跳蛋夹住用透明胶带固定。而邹洁的阴道和肛门也里被塞着两根按摩棒,光从露在外面的按摩棒尾部和邹洁那光洁腹部那直穿子宫的隆起,就能想像出这两根按摩棒的粗细和长度了,而此时两根按摩棒也被透明胶带固定在邹洁的阴道和肠道里,不管邹洁怎么扭动屁股都没松动一点。
看着远文松手后几乎无法独自站立的邹洁,真想不出邹洁是怎么样坚持到现在的,王姐走到了邹洁面前,仔细看了邹洁的头部,不由笑了:“远文,你老婆不知道今天要来这里吧?”

远文点了点头,说到:“是啊,我特意加多了点装饰,把她带到这里想给她个惊喜。”
说完远文走向了邹洁,从邹洁紧闭的双眼上撕下一条胶带,又把邹洁嘴上的胶带撕了下来,最后从邹洁的耳朵里取出了两个耳塞。
突然恢复了语言能力和五官感觉的邹洁先是淫叫了一声,然后发现有个不认识的红发女子在场,马上闭上的嘴巴,想遮住暴露出来的淫荡身体,才发现脚镣和手铐还在,只能无助的看向一边远文。
“别害羞,你叫邹洁吧。我受你老公远文的托付会给你一个惊喜和难忘的经历。”王姐上前一把捏住邹洁那被跳蛋刺激的坚挺的乳头,另一手伸向邹洁两腿之间,按住那巨大的按摩棒向上用力一顶。邹洁不由惨叫一声,瞬间失去了知觉,远文伸手扶住已经失去意识的邹洁,一股尿液夹杂着爱液从邹洁的阴道里留了出来,顺着邹洁的大腿弄湿了一大片地板。
奇妙之馆邹洁篇2
邹洁慢慢从失神中醒来,眼中看到刺眼的灯光,好一会才看清周围。手脚还是无法移动。邹洁转头看向四周,自己被拘束在一个狗奴用的拘束架上,强迫跪在地上,四肢着地被锁在架子的底盘上,脖子上被架子的项圈固定住使得无法挪动上半身。下体被架子上的假阳具深深插入,子宫觉得有东西插入被撑的满满的十分难受,邹洁发现非但无法挪动下半身,而且身体轻微的挪动都有如用子宫去摩擦子宫里的假阳具,带来巨大的痛苦。
邹洁十分不适应这种向狗一样趴在地上的姿势,不由开口叫到:“有人吗?远文你在吗?”
一边正和王姐讨论着什么的远文听到后走了过来,满意的看着象狗一样趴在地上高撅着屁股不敢挪动的邹洁,伸手在邹洁的屁股上拍了几下,说到:“不要着急,游戏才开头呢。”
王姐也从一边走了过来,手上还拿着一个连接着巨大假阳具的口塞,不顾邹洁的挣扎,把粗大的阳具塞进了邹洁的口中,然后扣紧了口塞的皮带。阳具深深插入邹洁的口中,邹洁干呕了好一会才适应,喉咙和子宫被假阳具塞满,四肢和脖子被固定的邹洁只能以屈辱的姿势向狗一样跪在王姐和远文的面前,任由他们观察自己的身体,在那商量怎么装饰。
不知过了多久,邹洁发现王姐拿出了一盒器具,并拿出消毒酒精在她的腹部擦拭起来。邹洁下意识的开始挣扎,但才刚动就被子宫里传来的巨疼弄的不敢动了。而王姐消毒后拿出了一个显示器放在邹洁的面前,接上摄像头对准刚被消毒后的光洁小腹。然后在邹洁惊恐的目光下拿起了一支纹身笔,开始在邹洁那光滑的小腹和阴部开始了写字。
邹洁疼的想要叫喊想要挣扎,但口中的口塞使她的叫喊变成了无力的呻吟,挣扎了几下子宫里传来的巨大的疼痛使得邹洁反而要使劲固定身子不动来配合王姐的纹身,不一会在屈辱和疼痛的双重刺激下邹洁的身上就被汗水浸湿了,王姐不得不边纹边擦拭留给来的汗水。时间流逝不知不觉半小时过去了。邹洁终于发现纹身停了,她看了眼显示器,只见自己的腹部到两腿间的阴部上面写着这样一条契约。
“本狗愿意奉献一切给我的主人远文,从此作为主人远文的一条母狗存活,一切处置全由主人远文决定,本狗的身体和意识包括生命都归主人远文所有。”
看着这屈辱的狗奴宣言被永远纹在自己最隐秘最神圣的地方,邹洁的内心反而有一种解放和满足的滋生。王姐满意的看到了邹洁那复杂的眼神,又开始拿出一盒新的工具。
邹洁看到摄像头被转想自己的乳房,本就不小的乳房在重力下显的比平时大了不少。王姐一手拿着一把小巧的开孔器一手熟练的在邹洁乳房和乳头上按摩,使得乳房更加自然,乳头更加勃起。
邹洁在挣扎几下后发现,挣扎不但一点用处都没,反而只能给自己带来痛苦,只能害怕的闭上双眼。果然乳头在勃起在最大时觉得一麻,然后强烈的疼痛使得邹洁浑身颤抖,邹洁无法呼喊,只能激烈的呼吸来缓解疼痛,但在着屈辱的狗奴姿势下反而使得双乳更加迷人的起伏。
王姐用一根金属小棍穿刺了邹洁的乳头,两边镶嵌上了迷人的钻石,使得邹洁那勃起的乳头无法在缩回去,然后在金属棍后装上了一个托架,最后邹洁的乳头被强行拉扯到极限然后固定住了托架。这样邹洁的乳头以后只能被强行的拉伸后被固定在那了。就在邹洁想以后怎么穿衣服时另一个乳头也被同样的穿刺了,然后就是同样的处理。
一小时后邹洁无力的趴在狗奴拘束架上,两个乳头被穿环后用精致的乳头托架固定在那配合优美的乳房曲线显的那么诱人,而摄像头被转到了邹洁的两腿间,在邹洁惊恐的注视下王姐开始拿一只小刷子刺激着邹洁的阴蒂,邹洁的阴蒂慢慢的充血勃起,就在勃起到极限时,王姐一把捏住阴蒂,然后熟练的拿起穿孔器,在邹洁的阴蒂上穿了个孔。邹洁已经无力挣扎了,只能在狗奴拘束架上抽搐,王姐又拿起两根粗一根细的金属棍,棍子的顶端有个小球,尾部有个圆环,就在邹洁不明白这是什么的时候,王姐开始行动了。
狗奴架上的假阳具被送开了,然后伴随着一股激烈的潮水,整根阳具被不知道是爱液还是尿液的液体喷了出来,射的很远,而邹洁也象失去了支撑,整个人软倒在架子上。
王姐等邹洁的潮喷过去后走了过来,拿起金属棍被深深的插入了邹洁的阴道,由于金属棍很细所以,轻松的插入了邹洁此时正大张着的阴道,只看王姐看到顶端的小球整个没入了邹洁的子宫,然后王姐转动了金属棍的底部,顶端的小球就如同开花一样,在邹洁的子宫里张开了,整根金属棍就这样被固定在邹洁的阴道,除非连同子宫一起拔出来,要不无法再取出了,最后王姐把底部的圆环调节到阴道后的位置同样的一转圆环瞬间撑开,固定住了阴道口,似的阴道无法闭合。王姐同样把另一根金属棍固定在皱洁的肛门,细小的那根固定在邹洁的膀胱,最后邹洁发现自己的阴道,菊花和尿道不在受自己控制,无法在合上了,就在皱洁惊慌的时候,远文拿起了三个一头有精美链条的圆型的盖子,分别完美的盖在了邹洁的阴道菊花和尿道上,反复尝试了几次后,远文满意的对王姐点了点头,把三个圆环的钥匙放入了口袋里。而王姐则把盖子的三根链条穿进了邹洁的阴蒂上的阴环上,最后封上了阴环的开口。这样邹洁的尿道,阴道和肛门就被远文上了锁,而打开后三个盖子就会被挂在邹洁的阴蒂上。这样的阴道锁尿道锁和肛门锁既省的平时的拆装,又不会影响日常生活和性交质量,至于被改造的邹洁的感受反正已经是狗奴了,远文都满意了,邹洁的想法谁又会去在乎呢。
奇妙之馆邹洁篇3
早晨的都市充满了活力,人群川流不息开始每天的忙碌,只有一处十分特殊,每当有人路过都会减慢速度。
邹洁抚摸着被拉伸的乳头和打开的阴道,发现那些装饰都被固定住了,无法取下。此时王姐走了过来,丢下了一套拘束具,这是一根链条,两头有圆环能固定,中间连接着一个金属项圈,一付金属手铐和一付金属脚镣。
“自己穿上,手铐背后。”王姐说完就走了。
邹洁想了下还是依言带上了项圈,把双脚用脚镣铐在一起,最后在身后反铐住双手。
王姐不一会就回来了,看着已经拘束完毕的邹洁,伸手在邹洁胸口捏了一把,然后牵着锁链就走。
邹洁的项圈上顿时传来了拉扯力,邹洁只能被牵走,反铐着双手,双脚被铐在一起一跳一跳的跟在王姐身后走到店里。
店里此时已经有不少人在了,有在吧台那聊天的,也有的自己上展示台表演的,看到邹洁一跳一跳被牵出来都投来目光。
邹洁没想到有别人在,想要跑回屋子,但项圈被王姐牵着,只能低着头继续跳。
“这是新人吗?有主了吗?”
“好象有主了,你看她两腿那不是写着吗?”
“可惜啊,这是我喜欢的类型,不行,我要和他主人商量下,换着m玩。”
邹洁听着店内的议论,走过几人身边还被人拨开阴道观察阴道锁和尿道锁。
王姐也不着急,有人看就停下,没人就继续牵着邹洁,不一会就到了店的橱窗里。把邹洁的链条往橱窗里顶部的钩子上一挂就关上门走了。
邹洁发现周围安静了下来,什么声音也没了,抬起了头,顿时吓了一跳。
橱窗对外是透明的,大街上很多人在看着她,她此时项圈被挂在顶部的钩子上,双手反铐无法自己解开,只能这样站那被人观赏。
路上行人川流不息,不时有人加入围观,有很多人拿出手机对准她拍照录像。有的人对准她的乳环拍摄,有对准她阴部的纹身拍照的,最多的人是对准她无法关闭的尿道,肛门和阴道拍摄和议论的,可惜邹洁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只能听到橱窗里锁链声和阴蒂上三个盖子的碰撞声。被人围观改造后身体和羞辱纹身的屈辱一直在刺激着邹洁的神经,就连自己阴道深处的子宫此时也能通过无法关闭的阴道被人看到,邹洁只能闭上双眼,任由别人随意羞辱。
时间过去了很久,邹洁觉得饿了,一晚上的刺激使得她体力消耗巨大,她四周看了下。橱窗并不大,角落有个狗食盆,一和小水池和一个小刷子放在一个深坑边不知道干什么的。中间就顶上有个能控制的钩子此时邹洁就被挂在上面,而橱窗正中有个假阳具下面被金属棍固定在地板上,地板上还有个圆环邹洁看了下那阳具的高度,如果自己上去肯定就算被顶穿子宫双脚也碰不到地面。
就在这时,王姐开门进来了,她对着邹洁笑了笑问:“饿了吗?”
邹洁点了点头。
王姐拿了一碗糊状物体倒在地上的狗盆里,解开了钩子上的链条就走了。
邹洁看着地上满是食物的狗食盆站那不知道该怎么办。
看了眼橱窗外的人群正满眼发光的看着她,邹洁吓的躲到了角落。
时间又过了很久,邹洁最后还是被饥饿打败了,她跪在了狗盆边上,低头去吃盆里东西了,而无数的闪光则从橱窗外闪起。邹洁实在是饿了,最后连盆子都添干净了,又在水池边洗了脸喝了水。邹洁已经不在那么排斥橱窗外的人群了,她蹲在角落看着橱窗外,眼睛慢慢闭上,打起了瞌睡。
在睡梦中的邹洁,梦到了小时候,梦到了平时的生活,还梦到了远文,突然被脖子上的拉扯感弄醒了。
王姐把邹洁拉到那根顶端有阳具的金属棍边,说到:“睡觉只能在这上面睡。”
“这怎么可能?”邹洁刚想反对,项圈一紧整个人就被钓了起来。
然后王姐把金属棍对准了邹洁的阴道慢慢放下了顶部的钩子。当邹洁整个人被棍子顶在那后,王姐把钩子放开了,然后钩住了邹洁反铐的双手,脚镣则被固定在金属棍底部的圆环上。
“现在可以睡觉了,明天见。”王姐关上了橱窗。
邹洁就这样整个人被金属棒插在阴道后顶在空中,脚镣被固定在地上的圆环上,用力只能使金属棍插的更深,双手被反吊在空中,身体向前就会使整个身体压在肩膀上传来巨痛,向后则会使全身压在子宫上,下体剧痛。

就这样在前后变换姿势中,邹洁终于累的睡着了,渡过了第一天。
第二天一早,邹洁整个人挂在金属棍上,腹部明显能看到被金属棍顶的突起一块。邹洁慢慢醒来了,发现手铐上的钩子和脚镣上的圆环都被解开了。邹洁努力的手脚并用才从金属棍上爬了下来,一看地上王姐写了张纸条,收拾干净才能吃饭。
原来邹洁的尿道和肛门无法自己关闭,一晚上的刺激很多大小便弄的地上全是。
邹洁看了眼周围,最后看向那把刷子,犹豫再三终于用嘴咬住刷子开始慢慢清理地面的粪便。
一小时后王姐走了进来,满意的看了下清理了几遍后变干净的橱窗,看了眼满脸粪便的邹洁,走了出去。
不一会,一身乳胶装覆盖全身的王姐走了进来。她先是把邹洁的脚镣和手铐都用顶部的钩子挂一起,然后拉升后把邹洁四肢固定在一起驷马吊挂在空中,然后拿起地上的刷子开始清洗邹洁的身体。
邹洁觉得自己真的变成一条母狗,但奇怪的是伴随着刷子在身上的游走,异样的感觉不时从心底泛出,最后在王姐清洗阴道和肛门时候邹洁自己都没发现被驷马吊在空中的她,身体在自发的迎合着王姐的动作。
慢慢的邹洁发现自己喜欢上了橱窗生活,每天在那狗盆里跪着吃饭,在那阳具上睡觉,自己用嘴咬着刷子清理自己的粪便,被吊起来清洗,慢慢屈辱感被兴奋取代了,甚至在有时候围观的人多的时候皱洁还会主动的展示她那被改造的身子和奴隶纹身,每当人群看着她被改造的阴道和肛门尿道拍照时邹洁都会觉得兴奋,然后爬上橱窗中间的金属棍上起舞,满足自己。
奇妙之馆邹洁篇 结局
早上,远文从睡梦中苏醒,匆忙的洗漱后,来到了餐厅,坐在一张特殊的椅子上边吃早餐边看着报纸上的新闻。
而邹洁此时双手铐在脚踝上,整个人双腿并拢跪在地上,而腿上整齐的三条皮带把邹洁固定在地上,乳头上的乳环接在身后背着的电击器上,而阴蒂上的阴环被地上的一个小钩子钩住,而尿道阴道和肛门的盖子上也被贴上了三个电极连接到背后的电击器上。而邹洁的脖子则被固定在一张椅子上,眼睛戴着眼罩,嘴巴上戴着开口塞,而此时远文正坐在着椅子上,巨大的阳具直接伸进了邹洁的嘴里。
感觉到有东西进入嘴里,邹洁马上开始了动作,小舌头在远文的龟头上来回挑逗,嘴巴不时的允吸远文的阳具,被挑逗的远文阳具越来越粗越来越长,不一会就进入了邹洁的喉咙。
喉咙被侵入的邹洁嘴里的动作不由变慢,开始了干呕。
“动作怎么变慢了,偷懒可不行啊。”远文说后随手拿起了边上的遥控器,打开了邹洁身上的电击器。
一阵阵的电击传到了邹洁的乳头和下身,在电击下邹洁马上更努力的用嘴满足着远文。
终于在邹洁努力下远文满足的射在了邹洁的嘴里,远文吃完了最后一口早餐,从这特殊的椅子上站了起来,随手关上了邹洁口塞上的塞子,把精液留在了邹洁的嘴里。
“今天要早点去公司开会,你好好在家看家。”远文把电击器开到最大后,关门走了。而邹洁在电击下拼命摇着头,喉咙里发出呜咽声。

中午十二点,“哔”的一声,邹洁手腕上的定时锁打开了,邹洁慌忙关掉了背后的电击器,整个人软倒在那好一会才开始一件件的松开身上的各个拘束。
下午两点收拾好家务的邹洁,抚摸着自己的乳头和阴蒂,看着锁上的阴道锁无奈的叹气。
走到了门口那犬奴拘束架上,找了个最大的电动阳具口塞固定在脑后在阴环和乳环上钩上了跳蛋后,把自己固定在犬奴拘束架上。
晚上远文回到了家,看到已经被跳蛋挑抖了一下午的邹洁,正满脸渴望的在犬奴拘束架上撅着屁股在那来回晃动。
“今天太累了,没兴趣满足你这母狗,你自己想办法。”远文没好气的踢了脚犬奴拘束架上的邹洁,打开了邹洁的拘束和阴道,尿道,肛门的锁后洗澡,吃饭去了。
晚上,忙完工作的远文累的倒在被窝里就睡着了。
而邹洁此时正头戴一个全覆式的头罩,只露出两个鼻孔呼吸,双手折叠在背后挂在脖子的项圈上无法移动分毫,双腿则小腿被反折固定在大腿上用几根皮带固定,而一根金属棍从阴道插入顶在子宫里,全身的重量被压在子宫上,在那已经睡着了。
只到早上四点,强烈的电击从子宫里的金属棍上传来,一下把邹洁弄醒了,双手的手铐也同时到时间打开了。邹洁锁上自己的阴道锁开始去掉身上的拘束准备早餐,然后把自己固定在那远文专用的椅子上等待着远文的醒来侍奉远文吃早餐。
这样的生活从邹洁被从王姐的店里接回来就一直这样持续了,邹洁每天使尽手段讨好远文,使得远文不要厌烦自己把自己换给别的主人,而邹洁觉得无比的满足,希望生活能这样一直持续下去。
转自CO100大神的小说~~ 求精华,求大拇指~~~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免责声明:本网站将逐步删除和规避程序自动搜索采集到的不提供分享的版权影视。本站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请大家支持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