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插图,得得撸,百度成人电影,成人电影成人视频,在线视频,久久热视频,久久热最新地址,免费久久热视频


网站首页 > 淫色校园 > 我不是房东Kelly篇

我不是房东Kelly篇


Kelly掀开被子後,从桌上吞了块冰块,把我的肉棒含住吸啜,过一阵子又吐出冰块,含了口热水来回交替,很快地肉棒在她的吞吐下再次缴械。

由于Kelly在经过几次的「激烈运动」後,早已全身瘫软无力了,所以我便展现男人强大的Power,以新娘抱的方式将Kelly从沙发抱起,带进浴室再一次准备盥洗。

我坐在洁白的浴缸旁看着即将放满的热水,在热气蒸腾中看到那具雪白动人的身躯,而手上抱着如同初经人事有着羞涩脸庞的Kelly在热气的薰蒸下,额头出现汗滴,疲惫的脸庞变红润了,看来好像快清醒了。

在把她放到浴缸里面浸在热水中,此时她那迷蒙的眼睛突然睁大,并开口说话:「老实说,阿杰,你在房客之间发生的事情我已经有所耳闻了。」Kelly的脸色突然沉下来。

「嗯。」我突然不知该说什麽,只淡淡的回了一句。

「其实你人很不错,对朋友很照顾,照理来说,应该是个很不错的伴侣。可是你不太能控制你的情感,不太能拿捏分寸,这样的男人不能让人依靠。」「……」这时的我突然受到惊吓无法开口。

Kelly在说完话之後,便起身离开浴缸,拿起放在浴缸旁的沐浴乳挤压在手上,涂抹在那洁白如雪的皮肤上,搓洗完身体後,便开起莲蓬头自顾自地将身体彻底冲洗乾净。

就这样,我默默无语的看着Kelly在冲完澡准备离去,「那你呢?」此时我开了口。

「其实我因为之前的情伤一直不太能走出来。」Kelly此时恢复理智的说出:「当时我请你跟我一起参加婚礼,除了是为了让我的前男友看到,没有他我也可以过得很好,更重要的是,我不想孤寂的自己参加这场婚礼。」「在跟你相处的这段期间,我原本以为自己遇到一个对的人,可惜我看走眼了。像你这样滥情的男人,和路边的野狗有什麽两样!」Kelly突然崩溃的说出口,出手重重的捶在我胸口,不知为何我也选择承受不闪躲。

Kelly因用力过猛使重心前倾加上地板湿滑,一个重心不稳,她「砰」的一声整个人趴在地板上。而这麽一摔,Kelly整个人晕了过去。

这时我突然「啊」的一声冲出浴室去,一阵手忙脚乱的跑向床舖旁边的小柜子,拿起电话拨打119通知救护车。在打完电话後随手拿起西装外套、西裤穿起来,并用两条浴巾裹住Kelly的身体,抱起昏倒的Kelly就冲出去。

救护车到时,我自称是Kelly的男友,也跟着跳上救护车去,此时想起西装外套里有手机,于是拿起手机拨打给Nico,请Nico赶快前来医院。

到医院时Nico问到底发生了什麽事,此时我便将所有经过对着一脸惊惶失错的Nico诉说。

「我们暂时不要联络了。」Nico此时说出。

「为什麽?」我傻眼的看着Nico。

「其实这段期间都是Kelly姐在帮忙照顾我们这些房客的,虽然你也住在台中,可是你台中、台北两地跑这麽多房子,哪照顾得来?而且我也有耳闻你跟一位叫小倩的房仲小姐发生的事。」

「哇靠,不会吧,你怎麽都知道?」

「拜托!我有我的眼线好吗?」

「干!我猜眼线大概是Alan吧?大概是有时我把阿肥丢给他照顾,他因不满,背後捅我一刀吧!」此时的我自己脑补起来。

「我一直把Kelly姐当作是我自己的姐姐一样尊敬,原以为我能够把跟你的事隐藏起来,就这样跟你和Kelly姐相处下去。可是我错了,爱护一个人需要全心全意的投入,不能三心二意。就像你现在这样,到最後的结果是我们三个人都受重伤,所以我只能选择离开这里。再见了,老人家。」Nico崩溃的大哭跑走。

这时我只能默默地看着Nico离去,我知道我们三个人一定要有一个人先选择放手,但没想到这个人居然是我以为年纪小、个性大剌剌的Nico。

此时我已经没有空闲的时间再去想Nico的事了,我该赶到急诊室去看看Kelly的情况。

我先到医院去找主治医生了解Kelly的病况,原本Kelly只是一时情绪激动,加上这阵子没日没夜的赶工作,气昏了,但因重心不稳滑了一跤,摔断了手。由于需要住院疗养,而且不是急症症状,于是在处理完了伤势後,便将Kelly转往一般病房疗养。

到了Kelly的病房门口,这时我突然没有勇气走进病房去面对这一切,只是一直回想着我跟Kelly、Nico相处的点点滴滴。此时护士要进病房换药,看到了在病房前踌躇的我,「来看女朋友了喔?进来呀!」护士微笑着对着我说,这时我才突然惊觉清醒。

「你这个男朋友是怎麽照顾女朋友的,让你女朋友伤成这样,这样是不及格的。」护士此时打趣的说。而Kelly倒是没有在护士面前表现出厌恶我的表情,只是把我当空气般的与护士聊天。

在护士走後,我便拿起椅子坐到Kelly的病床旁,拿起带来的苹果跟苹果刀,削起了苹果。我将苹果递到Kelly的眼前,Kelly还是表现出不悦的眼神并撇过头去。

「拜托!你这样不吃东西会病倒的。」

「你是什麽人呀,你有什麽资格管我呀!」

「……」

由于Kelly摔断了右手,无法进食,在我找来护士的帮忙劝说下,她终于把东西吃下去了。

在Kelly坚持不让她家人知道的情况下,所以我只好先去Kelly的公司帮她请假,并找来老妈帮忙我照顾房客,而我自己不要脸的黏在Kelly身边照顾她。

在照顾Kelly的这段期间,我放下手边所有事情,照顾起Kelly。

由于她的事业心很强,所以还是把公司工作拿到病房去做,虽然忙碌的工作让Kelly必须全神贯注在工作上,没有多余的气力来对我打骂,且需要取一些资料,所以还是需要小弟代劳,但想当然我还是没有好脸色可看。

这段期间让我了解到,爱一个人除了付出真心外,你还要能包容她对你发脾气,她情绪崩溃时要安慰她,同样的也必须将你的喜怒哀乐与她分享,不对她隐瞒。

在即将出院前一天的早上,Kelly突然告诉我:「你可以不用来了。」「为什麽?」我惊讶的表示。

「因为我的手已经快好了,而我也要走了。」Kelly淡淡的说出口。

「到哪里?」

「到一个无人知道的地方去。」Kelly面无表情的说。

这时的我听到这话,情绪激动的紧紧抱住Kelly,但她还是一样撇开头去,一眼也不愿意瞧这个深爱自己、义无反顾的男人。

于是我自顾自的拿起背包走了出去,而在此时Kelly也流起了泪来,因为她知道今天一过,她就要与台中说再见,也要与这个有缘无份的男人再会了。

到了午夜时,在Kelly病床旁突然有一个声音出现:「现在是医师巡房时间,请病患回到病床。」

「我的伤都已经好了,明天就要出院,不用麻烦医生了。」Kelly睡眼惺忪的坐起来回话。

突然间这位医师吻起了Kelly,此时才知道,这是她熟悉的气味。接着我吻起了Kelly的耳朵,这是我在照顾Kelly时意外发现的敏感带。

「你以为我要跟你玩病患与俏护士的游戏吗?」我说。

「没有好吗?我要跟你玩的是医师与女病患的游戏。」说完我拿起听诊器,以右手按在Kelly的胸前,并不安份的将手伸入衣服里,对着粉红色胸罩搓揉,此刻的Kelly已满脸红潮。享受着我的挑逗,一面受到放入胸罩里冰冷的听诊器磨蹭,使得她的乳头很快地挺立起来,持续的吸吮令她的耳朵早已变红。

接着我爬上病床,把Kelly拉过来,让她背对着我,她疑惑的不作反抗。我这时轻轻按着她的背,让她弯下腰来,并将Kelly的外衣及外裤褪下来,使Kelly的两手顺势撑在了床上。

我此时蹲下身来,并未将Kelly粉红色内裤脱掉,仅把她的粉红色内裤拨开,使小穴露出,对着Kelly的小穴吸吮着。没过多久,就感觉大量的爱液从她的穴里如同泉涌一般不断地流出,这时Kelly全身也不断地颤抖着。

她的小穴及阴毛周围全是我的口水与从小穴流出的爱液,而透湿的内裤也如同透明般的能清楚地看到爱液从小穴里不断流出。

我此时说:「触诊完毕,要开立药方了,药方是先打针再吃药。」然後右手抓着肉棒,对着Kelly的穴口轻轻的磨蹭着挑逗。因为Kelly的小穴早已湿了,所以动作也没有太怜香惜玉,突然间,左手扶着Kelly的腰际,将肉棒对准她的穴口後,就整个往前把肉棒给全顶了进去。

因为Kelly怕她的呻吟声还有她的浪语声把其他病人叫起床,所以抓起枕头咬住,但不一会儿就被我把枕头拿走,让她放声淫叫。这时房间里的声音只剩下我的下腹部和Kelly臀部的碰撞声、Kelly的呻吟与淫靡的交合声。

「啊……啊……啊……还要……我还要……啊……啊……好爱这样子深深的干……啊……啊……再干大力一点……啊啊……啊……啊……用力拍我屁股……啊……不行了……啊……好舒服……好……好爽……啊……我……我要泄了……嗯……唔……嗯嗯……唔……嗯……哎……唔……嗯嗯……唔……哎……哎……唔……嗯……啊……不行……不行……快不行了……」而Kelly这些激情及淫秽的话语在这时候也使得我更为兴奋,插得更大力、抽得更快速。

「啊……不行……不行……真的快不行了……」Kelly喊道。

「嗯……我也快了……」其实别说她快不行,这样子身体及语言的双重刺激下,平常没有这麽快就要想要射的我也觉得快不行了。

最後我又抽送了几十下之後,终于忍不住有想要射的感觉,于是停止动作、抽出肉棒,抱起了Kelly,把她放到病床上正准备继续,Kelly这时却跳下床往浴室跑去。

在我爬上床时,突然间Kelly从浴室跑出来,绑着包包头,穿着一身短版白色护士情趣服及粉红色吊带袜跑向病床上,把我的肉棒抓住,将我压倒让我躺在病床上,并对我说:「阿杰先生,因为你长期跑医院,为了确认您是否受到病毒感染,所以本医院决定派护士小姐Kelly为您做侵入性的身体检查。」Kelly的表情突然变得一本正经。

Kelly先伸手轻捏肉棒的系带,过了一会儿,要射精的感觉减缓了,便开始用嘴舔起了我的肉棒,湿软的嘴唇像是在吸吻冰棒般的含弄着肉棒,舌头也灵巧的不停逗弄我的龟头及马眼,弄得我身体颤抖起来,而这时的我也吸吮着她那充满爱液的小穴。

Kelly在此时突然深喉咙吞吐了几次我的肉棒,并以极为淫荡的眼神看着我,让我差点从马眼射出精液,还好她都及时暂停动作,让彼此稍微喘息。接着Kelly起身跨坐在我身上,解开包包头,把穿在粉红色吊带袜外面的绑绳内裤侧边的带子解开脱下,抓起我的肉棒对准她的穴口後,开始磨蹭挑逗着自己,直到小穴又再次流出爱液,于是Kelly手撑着我的胸口,整个人往下坐,像是骑着一匹马般摇了起来,而解开的飘逸长发像是波浪般的舞动起来。

这时的Kelly又再次发出呻吟与淫浪声:「啊……啊……啊……哥哥,我还要……小穴穴……痒痒的……哥哥……我不行了……哥哥……慢一点……我要坏掉了……啊啊啊……」

「不行,不行,我要射了!」这时我扶起Kelly准备起身离开,就在我要拔出阴茎在体外射精时,Kelly突然双脚夹紧我的腰部不让我拔出。

这时候Kelly以迷蒙的双眼看着我说:「把你的爱全部都给我吧,我想要。」听到这句话的我二话不说就把Kelly抬起来,然後将她的身体放在病床上,把Kelly双腿抬起挂在自己的肩上贴紧自己胸部,吻着已处于高潮状态的Kelly,快速的抽插起来,Kelly也双手紧抱住我的颈部,让两人的性器能够更紧密地结合。

不一会儿,我全身一阵颤抖,一股浓浊又温热的精液从龟头喷涌而出,射进了Kelly的子宫里。而Kelly原本那不时扭动并发出呻吟叫声的优美娇躯,也因为太过激烈的交媾,像是全身无法动弹的躺在那里,接受最爱的男人给予她的珍贵礼物。

在这段时间,让我认真的想要安定下来,因为我遇到了一位可以携手过後半生日子的伴侣,于是我收起放荡不羁的心,开始过着规律的生活。首先我到了房仲公司,告诉小倩房子将要易主的事,所以要与房仲公司解除委任关系,後来由于无工作事业上的联系,小倩又要经常忙于工作,所以渐渐地就没有联系了,但事实是我为了能让Kelly放心,所以决定把之前与许多房客的关系藉此了结。

第一次购买的三间连在一起的社区型房子,由于房客与我相当熟识,所以我决定先找老妈充当易主後的房东,需出面与房客接触时,全委托老妈处理。而老妈说既然要她处理,就叫我把土地登记誊本与房屋登记誊本交出并过户,我想反正过一阵子风头,再向老妈要回处理即可,因此没多想什麽很爽快的就答应了。

但是令我没想到的事发生了:在我带Kelly回家介绍给老爸、老妈认识後,Kelly很快地就收服了老妈,而她的表现让老妈很满意,老妈居然把土地和房屋登记誊本交给Kelly保管,但Kelly认为不妥,还是将这些东西交还。

老妈在与Kelly聊天时,把我所有的底细都泄漏出来,说我根本是老爸年轻时的翻版,到处留情,我老妈连我祖宗十八代都告诉了Kelly,看来我是逃离不了Kelly的魔掌了(XD)。

Kelly拗不过老妈的诚恳请求,成为了二房东,房子变成Kelly在管理,但与房客接触时还是由老妈处理,而台北的房子还是由Alan管理。

而小弟我因为把中乐透的钱投资在房产及交给了Kelly,身边没有存款,瞬间成为贫穷一族,所以只好出去找工作养活自己。本想说因为之前当房东,对于房仲业有些熟识,又有认识的人待在房仲业(小倩),去房仲业刚好,但一听到这消息的Kelly警告我不准从事房仲业,以免节外生枝,小弟只好接受Kelly的安排去从事出版业,并写写网路小说,用幻想的应该不犯法。

至于小弟的感情世界,在拥有了一位在外像贵妇、在家像贤妇、在床像荡妇的好伴侣Kelly後,就此收山了。而Kelly为了增加闺房情趣,另外买了间新房作为我两人同居的房子,并将里面的房间布置成各种情境,如医院、办公室、教室等,并设置隐藏式壁橱,在按下按钮後可从壁橱找出各种变装服饰,以随时满足我那好奇的心。

【完】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免责声明:本网站将逐步删除和规避程序自动搜索采集到的不提供分享的版权影视。本站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请大家支持正版。